1. 首页
  2. 营销

短视频丢掉偏见

当这个国家的第一台5G手机被售出后,人们开始为进入一个新的无线技术时代而欢呼,而其中一群短视频的从业者则深信,自己将从此拥有了更加广阔的前景。  

每一次的技术迭代总是能带去一场社会变革。1883年,爱迪生发明了第一台电影放映机,预示着人类的传播进入了多媒体视觉时代——视频即将取代文字成为主流传播媒介。

随后远距离通信技术的逐渐成熟,使得大规模的影音图像传播成为了可能。

2005年,中国的网民争相下载一部叫做《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》的网络短片,在大众的狂欢中,研究者看到的是视频制作从精英主义转向草根群体的趋势变化。 

短视频丢掉偏见

但要真正实现这一点,却并不容易。直到12年后的2013年,微视、秒拍的出现,人们才真正掌握了视频传播的方向盘。而也就是在这一年,工信部正式向三大运营商发布了4G牌照。 麦克卢汉曾经在他的著作中将人类文明的发展描述为“三次飞跃”,并认为人类文明的三次飞跃是以媒介的变革为基础的,分别是拼音文字、印刷术和电子媒介。 

艾媒咨询的数据显示,预计2019年中国短视频用户规模将达6.3亿人,增速25.1%。总裁张楠不久前表示,短视频的发展超乎想象,预计到2020年,短视频行业的日活跃用户总数将达到10亿——这一数据和目前微信的日活持平。 移动互联网时代,微信这一国民软件在悄无声息中融入了人们的日常生活中,但在5G到来的信息传播时代,毫不夸张地说,短视频也将开始自己改变人类生活的新革命。 

我们对短视频的认知事实上正在困扰我们对未来的想象。
1.为什么说短视频是文明的新飞跃?  
知识的保存与传播,离不开媒介。

在人类文明的早期,群居的人们依靠口口相传,实现知识与经验的传承。 但这很难超越地理的限制,跨时空的传播几乎不可能,随后拼音文字的出现,改变了文化传播的局限性,但即使出现了纸张和印刷术,文化传播依然不是一种大规模的活动,文化不但依然不容易普及,还容易陷入垄断。
戴维•温伯格在《知识的边界》一书中写道:“主题的边界是纸张边界的结果。” 

短视频丢掉偏见

而当影视媒介的出现,一个空前的大众传播时代来临了。那些不识字,没有受过教育的人群也进入了文化传播的圈子。整个地球人类进入了一个被麦克卢汉称为是“地球村”(Global Village)的时代,人类在文化上逐渐走向了一个有着某种共同体特征的“村落”。

随后互联网特别是移动互联网技术的成熟,短视频应运而生。凭借丰富的视听、充分的参与、简短的形式、便捷的制作,短视频成为了一种喜闻乐见、老少皆宜的媒介形式,并且开始成为知识传播的重要渠道。 清华大学的一份《短视频与知识传播研究报告》中就认为,短视频一方面让知识变得更易于理解。短视频通过生动直观、寓教于乐的亲民方式,将原本一方人所专长的知识“方言”,翻译成为了能够通行的“普通话”,打破了知识的传播壁垒。
另一方面,短视频制作的便捷和低门槛,激发了普通人参与创作的热情——象牙塔的学者和来自民间的智者得以同框,那些没有被纳入教科书的知识也得以传播。 

 

短视频丢掉偏见

在20世纪60年代,麦克卢汉曾经发表过这样的言论:“一切传播媒介都在彻底地改造我们,它们在私人生活、政治、经济、美学、心理、道德、伦理和社会各方面的影响是如此普遍深入,以致我们的一切都与之接触,受其影响,为其改变。”  
 媒体彻底地改造着人们的生活,媒体的变化即意味着整个社会的变化。而短视频正在成为新一轮文明的媒介。
2.为什么依然有人“讨厌”短视频?   

至今依然有人对短视频抱有偏见。 他们声称,短视频是无聊的产物,平台上充斥大量毫无养分的内容,而对短视频的“上瘾”现象又让人不得不警惕是否应该设置防沉溺系统。 不可否认,在短视频发展的初期,无论平台也好,内容提供者也好,并没有完全地准备好面对如此快速井喷的一个市场。 

短视频行业初期的泥沙俱下,并不能改变这一应用成为传播主流的事实。就像当年电子商务开始兴起的时候,人们往往将电商和“假冒伪劣”产品进行了捆绑,但现在,即使电商市场中,依然还会有“假货”,但这并不妨碍主流人群接受并认可了网络购物这一消费行为。 作为主流传播者,专业媒体更早地意识到了这一点。 

《赫芬顿邮报》早在2012年就将视频新闻作为新的突破口;华盛顿邮报调整视频业务发展战略,将Post TV改名为Post Video,视频生产趋向快速化、轻量化;英国广播公司同样提出记者应向新媒体视频学习,制作亲民、通俗、简洁的短视频,使观众获得亲近、随和的体验。
3.短视频的空间究竟还有多大?  
我们要想象三年后短视频的形态依然是一件困难的事,就像三年前,我们会固执地认为,短视频就是“小哥哥小姐姐”、快手上的“老铁”。  
 但改变往往超过我们的认知。数据显示,以最热短视频平台为例,到今年7月份,仅艺术类,音乐、舞蹈,影视,建筑,书法、戏曲、雕塑、绘画8大门类的相关短视频数已达1.09亿条,累计播放量超6081亿,点赞量超201亿,转发分享量超3.9亿,评论数超7.7亿。

 不仅是欣赏或者学习艺术,在短视频平台上,人们可以轻易地获取自己所需的知识。 波兰尼认为人类的知识有两种:显性知识和隐性知识。所谓显性知识,即能够用各种名言符号加以表述的知识;隐性知识,指那种我们知道但难以用语言来充分表述的知识。 

百闻不如一见。那些存在于个体中的、私人的、有特殊背景的知识——它分为与世界观有关,以及具体的技能和专门技术以及来源于实践的经验,通过短视频,让受众比以往任何一个时代更轻松地获取和掌握。 

 

短视频丢掉偏见

从口语向拼音文字,从手写向印刷文本,从电报广播到视频乃至短视频,人类一次次地在文明进程中跃升,依托的始终是技术的力量,而在新技术的带动下,文化内容蓬勃而生。  
 在未来的某一天,人们将不再计算短视频平台的拓新和日活数据,因为这已经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,我们将生在短视频中。

作者:新榜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wukongyx.com/6948.html

联系我们

139-2848-4804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邮件:114020273@qq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